不寐之夜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http://bumeizhiye.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创世记第一课:亚伯兰启程去应许之地(12:1)

2017-05-13 22:52:2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创世记 | 浏览 11562 次 | 评论 0 条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今天的证道经文是创世纪12:1,“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וַיֹּאמֶר יְהוָה אֶל־אַבְרָם לֶךְ־לְךָ מֵאַרְצְךָ וּמִמֹּֽולַדְתְּךָ וּמִבֵּית אָבִיךָ אֶל־הָאָרֶץ אֲשֶׁר אַרְאֶֽךָּ”。

感谢神的话语。今天我们开始为期2年的创世纪的系列课程,求神保守和祝福我们的学习。我们在CSMP的旧约概论中已经讲过“创世纪概论”,此不赘言。一般来说,创世纪可以这样一分为二:1-11章是人类的起源,12-50章是以色列人的起源。或者交叉结构:1-11章人类在两河流域或巴比伦;39-50 章选民在埃及;12-38章先祖在应许之地。这三部分也可以分别对应着三个主题:神的创造(1-11)和救赎(39-50);神的应许或圣约(12-38)。当然,这三个方面都是指向基督和教会的。另外,这三部分也可以分别对应着人类三大古代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埃及文明和希伯来文明。为了预备2018年的福音之旅,我们在第一学年(2017年5月14日到2018年5月14日)学习创世纪12-38;第二学年(2018年5月14日到2019年5月14日)完成创世纪1-11与39-50 的学习。

创世纪10-12章是不可分割的。请注意创世纪至少三次的倒序结构:造男造女(1)与亚当夏娃(2);分散列国(10)与巴别塔(11);出吾珥(11)与呼召(12)。另一方面,创世纪12:1可以是创世纪11章的终结性告别:本地(אֶרֶץ):巴别塔(11:1-9);本族(מוֹלֶדֶת):闪的家谱(11:10-25);本家(מִבֵּית אָבִיךָ,thy father's house):他拉的家谱(11:25-32)。不仅如此,创世纪1-11章还可以据此分成三部分:“地”指向堕落犯罪的世界(创世纪1-3,痛失伊甸园,地被咒诅);“族”指向洪水毁灭的人类(创世纪4-8,从亚当-伟人一族的灭亡直到挪亚方舟);“家”指向罪人最后的避难所或绝境(创世纪9-11,从挪亚一家八口到巴别塔的倾覆与大家庭的解体)。在人类历史进入绝境的时候,亚伯拉罕告别世界红尘、传统文化和家庭故乡,启程给人类带进一个全新的黎明。

天路不在尼罗河,不在两河。天路在比东-兰塞和吾珥-哈兰之间。在巴别塔和金字塔之外的各各他。今天我们倾城前往应许之地,愿亚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稣临到我们,并在所有的本地、本族、本家宣告自由。阿门。

一、本地(创世纪11:1-9)

1那时,天下(אֶרֶץ)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2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אֶרֶץ)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3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4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אֶרֶץ)上。5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6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7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8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אֶרֶץ)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9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אֶרֶץ)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אֶרֶץ)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就是变乱的意思)。

在明年的课程中我们会详细学习创世纪11章,今天只是关切创世纪11章与12:1的关联。“地”(אֶרֶץ)或“全地”这个概念,在创世纪11:1-9中起到了结构性的作用(重复出现6次)。上帝呼召亚伯兰离开“本地”(מֵאַרְצְךָ,out of thy country),一方面让我们看见亚伯兰也属于那地的一部分;另一方面让我们在示拿地寻找亚伯兰移民的理由。

1、巴别

亚伯兰要离开的世界或土地首先就是“示拿地”(שִׁנְעָר,country of two rivers;Sumer?),即两河流域之国。这两河源头在伊甸(创世纪2:14)。人类定居两河首先是对乐园被逐的抗议,而人类建造巴别塔首先是对第二次大洪水的预防。因此巴别是人类反抗上帝的基地。特别重要的是,那时候“普天下”文化高度一致,世界彻底实现了“全球化”。话语指向文明。请注意11:1中的“口音”是单数(שָׂפָה אֶחָת,下文译作言语);而11:1中的“言语”是复数(דְבָרִים אֲחָדִֽים)——有限而固定并且共同一致的基本概念。上帝变乱的只是人的口音或语言,但基本概念或基本文化没有变。人的话语与神的话语,或人言与圣道形成对比。语言或语言哲学是所有罪人的监狱。上帝拆毁巴别塔至少有3个原因:

第一、本是泥土(3)。与“地”对立的概念是“天”,通天塔旨在用人本主义的方式完成天地之间的贯通。这是一个不需要基督和圣灵的人类宗教妄想(创世纪1:1-3,11:5)。神要造人(创世纪1:26-27);人要造神(创世纪11:3)。不是上帝禁止人上天,而是登天的主体(我们)和材料(לְבֵנָה,砖)不对;而人类工程的主要手段是“烧”。נִלְבְּנָה לְבֵנִים与וְנִשְׂרְפָה לִשְׂרֵפָה这两个重复结构显示,不停作砖和不停地烧,应该构成了一切热病的基础。两河缺少石头(אֶבֶן),人类就用砖当作石头;而连接假石头的就是灰泥。חֵמָר的意思就是烂泥(创世纪14:10,出埃及记2:3);חֹמֶר的意思就是粘合之物,黏土、土房。泥土本是造人的材料,这些泥土一样的人想要上天。

第二、本是邪教(4)。邪教首要的特点是一城一塔。城(עִיר,excitement, anguish)即国,政治诞生了,出于贪欲和恐惧,或仇恨。塔(מִגְדָּל)即祭坛或庙堂,宗教诞生了,出于骄傲和权欲,要更上层楼。其次,造一个名,一个偶像。原文是说我们要为我们制造(עָשָׂה,创世纪1:31等)一个名(שֵׁם,a name),这个名指向名利,某种文化、宗教、主义;也可以指向某个名人。我不断怀疑这个名指宁录。这个“人名”是为了取代上帝的名(创世纪5:26)。创世纪11:10中“闪”(שֵׁם)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名(另参创世纪12:2)。最后,团结一致,防止分散。以确保所有人都在邪教和罪中。一个也不能跑。当然,巴别帝国“反对分裂”的意识形态是与上帝的命令针锋相对的(创世纪1:28;另参使徒行传2:1-11,8:1)。

第三、本是罪人(6-7)。一样的人民和一样的语言会让罪人为所欲为,这是上帝拆毁巴别塔的主要理由。一样的人民,עַם אֶחָד,都是一种人,都是罪人,没有一个义人。这个字主要指臣民或奴仆(创世纪14:16,17:14),如所多玛和迦南的人民(创世纪19:4-5;另参创世纪23:7,11-13;26:10-11;34:16,41:40,41:55,47:21,49:16,49:33,50:22等)。另外,作起(חָלַל)一词常有污秽、亵渎之意(创世纪49:4;出埃及记20:25);也可以指巴别塔只是人类渎神犯罪的开端。因此上帝要将大罪消灭在萌芽状态。巴别塔可以代表乌托邦政治,也可以指向肉身成道的异教。神同样禁止了人吃知道树(创世纪2:17,3:22)。因此亚伯兰离开本地,首先就是告别魔鬼的试探(创世纪3:1-6)。

2、两河

严格来说,人类只有两大古代文明,即两河流域文明和尼罗河文明。在这新月沃地的两段,分别是古实和吾珥。人类的起源在埃及(亚当可能是经过迁徙从埃及到了迦南和两河流域,创世纪2:7-8):文明的起源在巴别。两河流域最初是宁录帝国的腹地(创世纪10:8-11),所谓的苏美尔文明又成了世界文明的母体。巴别塔作为异教丘坛(temple tower)是有据可查的(Etemenanki Ziggurats;另参约书亚记24:2,14-15)。宁录很有可能是藉着垄断食物(צַיִד)供应和祭物供应在8座大城的基础之上建立帝国的。示拿平原有世界上最早的文字、最早的城市和最早的法律(乌尔纳姆法典-汉谟拉比法典),以及最早的灌溉农业(公元前6000年)。大河文明首先是泥土文明(用泥土作砖制造房屋和陶器以及文字)、农业文明(灌溉农业)和城市文明——最早的苏美尔时期由数个独立的城市国家组成,这些城市国家之间以运河和界石分割。

每个城市国家的中心是该城市守护神的庙。每个城市国家由一个主持该城市的宗教仪式的祭司或国王统治。亚伯拉罕的故乡吾珥和第二故乡哈兰不是穷乡僻壤,而是文明中心,更是月神崇拜中心。吾珥的神庙(月神庙)遗迹今天仍可供凭吊。月神南纳(欣,Sin,Su'en)的另外一个“圣地”就是哈兰,他的妻子或女神叫撒莱。南纳的主神庙在乌尔城的“埃基什努伽尔”(E-gish-shir-gal)、吾珥女祭司常用“恩”(En,殷?)这个名字,这一角色通常由乌尔城国王的长女担任,最著名的是阿卡德(אַכַּד,创世纪10:10)王萨尔贡的女儿恩西杜安娜(Enheduanna),负责对南纳/欣等神的祭祀。欣在哈兰城也有一座圣殿,名为“E-khul-khul”(快乐之所)。月神的崇拜蔓延至其他中心,因此,在巴比伦和亚述所有大城市都发现了他的神庙。值得一提的是,普阿比(Puabi)女王墓葬显示有活人殉葬的现象。

吾珥同时也是政治中心和战争策源地。4900年前,苏美尔人在这里建立了第一个城邦国家。乌鲁克(Uruk)半人半神的国王吉尔伽美什(Gilgamesh)统治期大约在公元前2600年,该人颇具宁录的形象。不过史诗解释了大洪水之后的人类心灵的恐怖和对死亡的颤栗。两河的战国时代可能是从主前2900年开始的;前2340年闪族的阿卡德国王萨尔贡统一了美索不达米亚,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帝国阿卡德帝国(前2334-2193)。后来蛮族库提人摧毁了阿卡德王国,但库提人的统治并不稳固,使得各苏美尔城邦得以短暂复兴。乌鲁克的国王乌图赫加尔(Utu-hengal)是赶走库提人的英雄。乌图赫加尔让乌尔纳姆镇守吾珥城,乌尔纳姆在吾珥建都,统一了美索不达米亚,建立了吾珥第三王朝(乌尔帝国,前2113-2006),乌尔纳姆开始自称“苏美尔和阿卡德之王”。

很有可能,亚伯兰一家离开吾珥的时候,正是闪族人(阿卡德人)统治衰落或被战败的时候,因此创世纪11:10-28记载闪的家谱不是偶然的(阿卡德王朝的君主与闪的家谱中的人名有重合的现象)。哈兰或许战死在吾珥的保卫战中。如果亚伯拉罕生于主前2166年(死于主前1991年),那么亚伯拉罕75岁的时候离开两河,那一年大约是主前2091年。这些日子正是闪族的阿卡德帝国覆灭、异族入侵,吾珥第三帝国兴起的大战乱年代。大约吾珥第三帝国建立的第3年,亚伯拉罕一家出走。亚伯兰一家的逃离更具有末世论的意义。迦勒底(כַּשְׂדִּימָה,clod-breakers)或巴比伦人对两河流域的统治是从主前625年才开始的(新巴比伦王国,前626-539年)。但巴比伦作为一个神学隐喻应该参考以赛亚书13-14、47-48;耶利米书50-51、但以理书1-5,和启示录17-18。亚伯兰离开了巴比伦大淫妇,如新妇进入羔羊的婚筵。

3、华夏

早期中国与两河流域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是巴别文明的残留与深化。我一直怀疑中国的殷的概念出于“Enûma Eliš”(Enlil,Enki;Ea,Esagila等,盘庚命殷并非空穴来风);而夏的概念可能与示拿(שִׁנְעָר)相关。商是否出于闪呢。中国的“天”崇拜根植于通天塔所确立的基本观念,从未改变。乡愁大国与望月思乡,可能根植于远西故乡的月神崇拜。另外,苏美尔人的意思就是黑头发的人,可以指西亚甚至南亚和东亚的人种(有研究者认为苏美尔语在某些时候与中国的汉藏语系归纳同于得内-高加索语系)。

亚伯兰启程的时候,时值中国的夏朝(约前2070年—约前1600年;商1600-1046;周1046-841-221)。亚伯拉罕启程之后20年,中国建立了夏朝(夏启即位)。大致上说,一万年人类史(亚当),五千年文明史(亚伯拉罕),人类几乎同时启程。新石器时代实现了农业化(西亚小麦大麦、中国小米大米、美洲玉米等),而亚伯拉罕是人类从石器时代进入青铜时代的标志。中国早期历史与巴别事件之后的分散和变乱是完全吻合的。新石器时代的中国至少有5个文明起源中心,基本特征就出“沿河定居的天下万国”:黄河流域:仰韶(陶器、玉钺)、大汶口(陶器、玉钺);辽河流域:红山文化(祭坛、石冢;玉器);长江流域:良渚文化与屈家岭文化(城与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文明是巴别文明更坚定的继承人。这不仅仅指同样的农业模式和城市模式(泥土文明)以及人殉的泛滥成灾,更指中国玉文化和龙文化对巴别文化的推陈出新与登峰造极。中国玉琮、玉钺和玉璧上帝的图腾,很有可能传扬着巴别故郡和宁录之名。动物崇拜根植于挪亚方舟的故事,也根植于猎人宁录的丰功伟绩和异教寺庙的献祭。而中国的玉崇拜,掩映着撒旦教的来龙去脉:“1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12人子阿,你为推罗王作起哀歌,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13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就是红宝石,红璧玺,金钢石,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蓝宝石,绿宝石,红玉,和黄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14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15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16因你贸易很多,就被强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所以我因你亵渎圣地,就从神的山驱逐你。遮掩约柜的基路伯阿,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以西结书28:11-16)。

这是远东简史:战国时代(夏商周)、帝国时代(秦至清)、党国时代(1911-?)。基本特征是:泥土作砖,塔顶通天,一样的人民,一样的语言。这是与亚伯拉罕的方向背道而驰的方向,这是吾珥文明最后的落日余晖、回光返照。

二、本族(创世纪11:10-25)

10闪的后代记在下面。洪水以后二年,闪一百岁生了亚法撒。11闪生亚法撒之后,又活了五百年,并且生儿养女。12亚法撒活到三十五岁,生了沙拉。13亚法撒生沙拉之后,又活了四百零三年,并且生儿养女。14沙拉活到三十岁,生了希伯。15沙拉生希伯之后又活了四百零三年,并且生儿养女。16希伯活到三十四岁,生了法勒。17希伯生法勒之后,又活了四百三十年,并且生儿养女。18法勒活到三十岁,生了拉吴。19法勒生拉吴之后,又活了二百零九年,并且生儿养女。20拉吴活到三十二岁,生了西鹿。21拉吴生西鹿之后,又活了二百零七年,并且生儿养女。22西鹿活到三十岁,生了拿鹤。23西鹿生拿鹤之后,又活了二百年,并且生儿养女。24拿鹤活到二十九岁,生了他拉。25拿鹤生他拉之后,又活了一百一十九年,并且生儿养女。

大致上可以说创世纪有7份家谱,闪的家谱是其中的第4份。这份家谱重点在于,这是“洪水(מַבּוּל)以后”的家谱,可以让我们藉着这份家谱认识新人类或选民先祖的若干信息。创世纪11:10-32可以视为同一份家谱,但是我们可以将之分成两部分:纵向的种族血脉(10-25);横向的家庭关系(26-32)——纵横两个方面显示人存在的虚无,以及死亡对罪人的步步紧逼。而这两方面进一步构成了亚伯拉罕启程的神学理由。从闪到亚伯兰共10代(路加福音11代);不过创世记11:10-25节记载了8代;而创世记11:26-32 则记载了另外8个人的名字。

1、生命的祝福

“后代”一词תּוֹלְדוֹת(descendants, results, proceedings, generations, genealogies)有时也翻作“来历”;这个字在创世纪中出现了12+1次;其中除了创世纪2:4指天地万物的来历以外,都指向人的后代或家谱(创世记5:1,6:9,10:1,10:32,11:10,11:27,25:12,25:13,25:19,36:1,36:9,37:2)。创世纪以及圣经如此注重人类的家谱,特别是选民的家谱,这是圣经文学一个独特的现象。仅仅从这个现象中我们就能看见圣经更应该是神的话语——人的作品总是讨好人的,没有哪个人间作者愿意用如此无聊的信息惹恼读者。那么,圣经这些家谱、特别是创世纪11:10-25这份家谱有什么神学意义呢?

第一、历史的意义。圣经对历史的确是高度重视的,因为历史是祂 的故事,这就意味着时间在上帝主权之下,是有意义、有目的、有方向的。这与进化论以及佛教的历史观点完全不同。一方面,上帝在历史中的主权要求每一个历史中的人必须向上帝负责。另一方面,这个线型历史是不可逆的,你根本没有重复和轮回的可能。这一代人过去了,不再拥有重复试验的机会。在这个意义上,生命只有一次,你必须不顾一切地去经营。

第二、圣经的真实。圣经如此言之凿凿地将地名、人名白纸黑字,更加显示圣经是真实的,不怕任何人考证。圣经不需要虚构任何人物,只是真实地记录了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中国的《史记》也有类似家谱的体例,但有两点不同:第一,《史记》记载的人物多是王侯将相,不可能为平民立传;圣经家谱是不分国王和平民的。二是《史记》不会仅仅排列一些名单,而是努力编写人物故事以飨读者。圣经对事实比对文学更感兴趣。

第三、基督的中心。这份家谱是耶稣家谱的一部分,亚伯拉罕是这个家谱的目的(马太福音1:1;路加福音3:34-36)。因此旧约的家谱都包含着对那个女人后裔的盼望,都是弥赛亚的预备(创世纪3:15)。在这段经文中,儿子(בֵּן)一字出现了14次,女儿(בַּת)出现了9次。这符合早期人类历史中男权主义这个基本事实。不仅如此,圣灵在众多儿女当中,每一代人只拣选一个男人记录,这个男人应该与基督有着某种关联——至少让我们看见他们都不是那位女人的后裔——没有人是基督。

第四、生命的主题。生命问题或生死问题是圣经的核心问题。这个家谱与创世纪5章中亚当的家谱结构类似,如“亚当生塞特之后,又在世八百年,并且生儿养女”。区别是,亚当家谱中每一代人最后的结局是“就死了”;但闪的家谱没有这句话,更多强调“生”的信息:生(יָלַד)活(חָיָה)生(יָלַד)生(יָלַד)。这一方面指向上帝对生命的祝福和彩虹之约(创世纪1:28,9:8-11);另一方面让我们沉思生命的局限和悲剧,仰望复活的主。

2、死亡的逆袭

家谱一方面是生命册,另一方面是死人榜,是阵亡名单。罗马书5:14,“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哥林多前书15:22,“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我们藉着这些家谱首先看见的就是罪的工价就是死,而且随着罪的扩张与深化,人的寿命不断减少;人类的死期一天天临近。家谱就是死亡给人类的最后通牒,是人类进入末世的倒计时。闪的族谱特别显示了巴别塔理想的荒谬:人总是要死的。不仅通天不可能,也毫无意义。家谱是另外一个倒着的高塔。

闪(שֵׁם,name):600岁。闪应该活到亚伯拉兰35岁。这使离开“本族”成为必要。

亚法撒(אַרְפַּכְשַׁד,I shall fail as the breast: he cursed the breast-bottle):438岁。大洪水之后的第一个婴孩?生在匮乏的年代。也有人解释他是迦勒底之边(以赛亚书23:13)。

沙拉(שֶׁלַח,weapon, missile):433岁。武器。有人认为这是迦南某神的名字。

希伯(עֵבֶר,the region beyond),434岁。大河那边。可能与一个王国(Ebla)以及国王的名字相关。

法勒(פֶּלֶג,division),239岁。此时国家可能分裂了,或者分散成为潮流;或者变乱成了事实(诗篇55:10)。

拉吴(רְעוּ,friend),239岁。加上“神”那个字根,这个名字就是רְעוּאֵל(流珥,创世纪36:4,10,13,17;出埃及记2:18;民数记2:14)。这可能是在人间寻找爱的年代。

西鹿(שְׂרוּג,branch,intertwine),230岁。枝条纠缠在一起,团结。向人求爱误入歧途和炼狱。

拿鹤(נָחוֹר,snorting,breathing hard),148岁。“团结到彼此窒息”。人要呼吸新鲜空气,人们寻找自由,人要移民远方。

从闪到拿鹤,人的寿命缩短了452岁;而与亚当家谱相比,闪的家谱至少有三个特点。第一、闪的的后裔的寿命几乎从900岁缩短到了400岁,人类因为罪平均大约被夺走了500年的寿命(罗马书6:23;创世纪6:3)。第二、闪的家谱不再有任何变化(创世纪5:24,29),每一个人都一样。这与巴别事件一脉相承:都是一样的人民,一样的罪人。洪洞县没有好人,“反腐”毫无意义。第三、闪家谱中的人多重复出现在创世纪10:22-31,如亚法撒、希伯(7次,创世纪10:21,24,25;11:14,15,16,17)、法勒。他们是从众多弟兄中单单拣选出来作为代表人物的。而另外3人只出现这1次。只能说这里的家谱有拣选的意义,他们蒙拣选完全出于恩典。

3、罪恶的轮回

这个真理是不变的:上帝对人的惩罚和保守,或者律法与福音。从亚当到摩西,人类到底犯下了什么大罪呢。除了大洪水前后人类共享的罪性,仅仅从这份家谱中,我们也能窥见人类罪恶之一斑。这一点我们诉诸常识:父母为孩子取名总是寄托了他们根据那个时代对幸福的最高盼望,因此这些名字是当时普世价值的见证。尽管对这些名字的具体含义见仁见智,但上述解释毕竟可备一说。闪族人同样是罪人,也是巴别或两河流域罪人中的一族,同样是名利之徒。人类历史从名利走向窒息,如同从儒教走向佛教。中间经历了对武器、领土和友谊的意乱情迷,以及国家和意识形态的分崩离析。不仅如此,这是一个连续的无神论历史。与摩西以后以色列人的名字对比,亚当和闪的家谱中的人名,几乎与神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人本主义的历史。值得一提的是,法勒时代可能就是拆毁巴别塔的时代(创世纪10:25)。

יָלַד这个词也指向产难,以及罪生出罪。而חָיָה显出名教无常,以及传统巨大的惯性。一方面,两代人之间在文化上有因果关系(如闪必然生出亚法撒,正如名利之徒一定生出怨恨之子,贪欲和骄傲必然导致财富有限设想……)。可以将雅各书1:15视为圣经家谱的一种总结:“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肉身成道绝对是异教的妄想和人类的某国梦。远方和后裔以及异教除了遥远、也是罪人以及147米之高(远东最高浮屠永宁寺塔)以外一无所有。另一方面,如果罪罪相生说明肉身只能生出肉身,那么人类的重生只能等候道成肉身,圣灵感孕,童女生子(以赛亚书7:14;马太福音1:23);以及在此基础之上圣灵的重生:“5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6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约翰福音3:5-6)。

当然,圣灵面无表情地记载这样的家谱,除了名字和生殖活动以外一无所忆,这也显示了这样毫无神圣价值的人类历史在上帝面前是不蒙悦纳的,神只是忍耐和怜悯。或者神看着忧伤(创世纪6:6),或者发出这样的叹息:“我告诉你们,要快快地给他们伸冤了,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路加福音18:8)与亚当家谱相比,生育年龄普遍提前,提前了一半多(从60多岁到30多岁)。这未必是情欲使然,更可能是为了补充兵源,显示人类彼此相杀愈演愈烈。上帝为什么呼召亚伯拉罕要离开本族呢,就是逃离死亡和虚无,寻找生命、平安和自由。但是,耶和华的臂膀向谁显露呢?

三、本家(创世纪11:26-32)

26他拉活到七十岁,生了亚伯兰,拿鹤,哈兰。27他拉的后代,记在下面,他拉生亚伯兰,拿鹤,哈兰。哈兰生罗得。28哈兰死在他的本地迦勒底的吾珥,在他父亲他拉之先。

29亚伯兰,拿鹤各娶了妻。亚伯兰的妻子名叫撒莱。拿鹤的妻子名叫密迦,是哈兰的女儿。哈兰是密迦和亦迦的父亲。30撒莱不生育,没有孩子。

31他拉带着他儿子,亚伯兰和他孙子,哈兰的儿子罗得,并他儿妇亚伯兰的妻子撒莱,出了迦勒底的吾珥,要往迦南地去。他们走到哈兰,就住在那里。32他拉共活了二百零五岁,就死在哈兰。

这份家谱是上帝呼召亚伯兰要离开的“父家”。创世纪9章和11章结束的地方,都是一场以亲子关系为主要内容的家庭悲剧和死亡绝境。以他拉为父的这个大家庭到底出了什么样的危机,以至于上帝竟然呼召亚伯兰离开父亲和家庭呢?家是人类在世界里最后的避难所,但上帝为什么要拆毁这个“家”。这是真问题。这是家的悲剧,而家竟然是人走向自由的起点。

1、黑暗渐深

死权从亚当到闪再到哈兰,显示了越来越不可一世的统治能力;当然也显示了人的罪恶在继续发展,死亡越来越成为罪赢得的惩罚。换言之,罪和死亡在他拉大家庭中宣示着它们的专制权力和全面胜利。首先,他拉的父亲拿鹤148岁毙命,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自然死亡”年龄记录的新低,这个创纪录的新闻应该震撼了当时整个人类。但是,罪恶和死亡对人类的围剿不仅没有停止,而且变本加厉。在他拉家族中,有三场生命悲剧进一步显示了死的胜利。

第一、哈兰的夭折,人类历史上几乎第一次出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该隐杀害亚伯的案例另当别论)。这里特别强调,“28哈兰死在他的本地迦勒底的吾珥,在他父亲他拉之先”。显而易见, 包括他拉在内,对这场死亡悲剧无能为力。不仅如此,这段经文着重记述了哈兰生下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这意味着哈兰之死更成为这些孩子的悲剧。死亡的阴影首先覆盖了哈兰这个小家,然后向大家庭蔓延。密迦嫁给了她的叔父,而罗得似乎过继给了亚伯兰。

第二、他拉的客死。在这段经文的交叉结构中,他拉的客死他乡与哈兰的夭折之死遥遥相对。创世纪15:7与尼希米记9:7以及使徒行传7:2都告诉我们,应该将创世纪11:31与创世纪12:1合为一个事件。他拉一家离开迦勒底的吾珥前往迦南,原因是上帝先呼召了亚伯兰。换言之,离开迦勒底的吾珥不是他拉的决定,他实际上是跟随了亚伯兰。但不排除这种可能:亚伯兰向“本家”和父亲暂时放弃了属灵的领导权。同时,滞留哈兰应该是他拉的决定。他拉的悲剧是半途而废。吾珥已经离开了,迦南尚在远方。他拉的悲剧有一个著名的继承人,就是罗得之妻。

第三、撒莱的不育。请注意创世纪11:10-24中连续8次排山倒海的这句话:“并且生儿养女”。这一切记载似乎只是为了铺垫亚伯兰夫妇的悲剧——事件到了创世纪11:30,突然有一条噩耗再度震惊两河流域:“30撒莱不生育,没有孩子”。他拉丧子,而亚伯兰连子都没有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亚伯兰这个名字竟然是“父”的意思。撒莱不育显示,这个家庭不再有未来。撒莱不育似乎显示,上帝失去了赐给这样的人类毫无意义生儿养女的兴趣;若人类只生罪人和妖孽,此生何益。

2、邪教家庭

律法书不断提醒以色列人:你们蒙拣选绝对不是因为你们的义,而是因为神的爱。亚伯拉罕及其父家首先都是罪人。他拉是一夫多妻者,这一点可以参考创世纪20:12,“况且她也实在是我的妹子。她与我是同父异母,后来作了我的妻子”。这一节经文也可以解释创世纪11:26,“他拉活到七十岁,生了亚伯兰,拿鹤,哈兰”——这不奇怪,因为这三位兄弟虽然同一年出生,但却出于不同的母亲。更有传统说他拉崇拜异教,而且以制造异教偶像为业。说亚伯兰一家是异教徒这当然是有圣经根据的。约书亚记24:2,“约书亚对众民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古时你们的列祖,就是亚伯拉罕和拿鹤的父亲他拉,住在大河那边事奉别神”;约书亚记24:14,“现在你们要敬畏耶和华,诚心实意地事奉他,将你们列祖在大河那边和在埃及所事奉的神除掉,去事奉耶和华。15若是你们以事奉耶和华为不好,今日就可以选择所要事奉的,是你们列祖在大河那边所事奉的神呢?是你们所住这地的亚摩利人的神呢?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请注意,不仅是他拉侍奉别神,就是亚伯兰和他拉以上的那些祖宗(闪的家谱)都基本上是邪教徒。

这段经文中有8个人名,而这些名字同样清晰地显示了这个家庭深陷于两河流域以及吾珥的异教迷信之中。

首先,对名利的追求从闪到哈兰和拿鹤一代愈演愈烈。非常可能,他拉用夭折的儿子哈兰命名了那座城市;而那座城市后来又改名拿鹤的城。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如今叫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彼得堡、旧金山、路德宗、马主义等。名教可上溯到该隐的传统:“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创世纪4:17)。人对自己儿子之名的爱惜,远远超过对上帝儿子之名的信仰。其次,这8个名字都深具吾珥邪教的特色:他拉,תֶּרַח,station,delay(民数记33:27-28);这个名字也可能与月神有关。亚伯兰,אַבְרָם,exalted father:“耀祖扬宗”。哈兰,הָרָן,mountaineer或sanctuary;“仙山圣所”。撒莱, שָׂרַי,princess;月神之妻。密迦,מִלְכָּה,queen(王后,女王);亦迦,יִסְכָּה,one who looks forth(女先知);罗得,לוֹט,covering(以赛亚书书25:7,注意“山上”与“遮盖”的关系)。“哈兰死在他的本地”,מוֹלֶדֶת就是创世记12:1中的“本族”。迦勒底:כַּשְׂדִּימָה,clod-breakers,毁坏泥土的人;吾珥,אוּר,U,flame,light of fire。哈兰也算死在火中。

总而言之,他拉一家是月神崇拜者,而月神(Sîn or Nanna)崇拜应该是所有异教的渊源,基本信仰是智慧(希腊)、丰产(中国)和轮回(印度)。世界有两大文明渊源:埃及与示拿。前者的主要神祗是太阳(拉,瑞;Ra,权力),后者的主要神祗是月亮(命运)。但这是圣经的观点:“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创世纪1:16;另参创世记37:9;申命记17:333:14;约书亚记10:12;诗篇121:6;以赛亚书24:23;以西结书32:7;马可福音13:24;使徒行传2:20;启示录12:1)。

3、所谓难题

吾珥和哈兰位于两河流域文明的南北两端,换言之,亚伯兰的“重生”几乎半途而废:在两河流域的尽头哈兰停滞不前,月是故乡明。从而使“离开本地,本族,父家”都中途折断。亚伯兰需要上帝继续呼喊他前行。因此也不排除一种可能,创世纪12:1是上帝对亚伯拉罕的又一次呼召,正如基督不断重复呼召那些重操旧业的渔夫。一直以来,有好事者或所谓圣经批判、圣经考据之人不断用他们的半吊子知识折磨和搅扰我们,在他们所发现的“圣经难题”中,有一例是指向创世记11-12章的:

创世记11:26他拉活到七十岁,生了亚伯兰,拿鹤,哈兰。

创世记11:32他拉共活了二百零五岁,就死在哈兰。

创世记12:4亚伯兰就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去了。罗得也和他同去。亚伯兰出哈兰的时候,年七十五岁。

小学数学题:亚伯兰出哈兰的时候,他拉应该是70+75=145岁。但他拉死的时候205岁,也就是说,亚伯兰离开哈兰的时候,他父亲他拉还活着,而且又活了60年。然后问题出来了:

使徒行传7:4,“他就离开迦勒底人之地住在哈兰。他父亲死了以后,神使他从那里搬到你们现在所住之地”。

撒玛利亚五经(Samaritan Pentateuch)记载的是他拉共活了145岁。但我不愿意接受这个解决方案。甚至有人结论说,司提反是撒玛利亚人,他遵循了撒玛利亚的传统——但结论仍然是圣经可能不准确。灵恩派中有人解释:在灵里他拉虽生犹死,并说这是司提反的意思。此说不足为训。我个人仍然相信马索拉圣经和教会的大公传统。使徒行传7:4中“他父亲死了以后”一句可能翻译有误:μετὰ τὸ ἀποθανεῖν τὸν πατέρα αὐτοῦ,when his father was dead。KJV翻译的的不是“在他父亲死了以后”,而是“在他父亲死的时候”。介词μετά的含义可以是with, after, behind。这个介词在新约中常翻作“与……同在”(马太福音1:23,2:3,2:11,4:21,5:25,5:41,8:11,9:11,9:15,12:3等)。这个字在新约中出现了473次,345次翻作with,4次翻作against。换句话说,正是在他拉走向死亡的岁月里,亚伯兰被上帝呼召离开了哈兰。

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拉已经死了,离开父家的呼召就毫无意义了。亚伯兰离开的时候,他父亲一定还活着。亚伯兰为信仰的缘故离开父家,这是有足够的圣经根据的。创世纪2:24,“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马太福音8:21,“又有一个门徒对耶稣说,主阿,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22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吧”。这是神的意思:任凭拿鹤去埋葬他拉吧。

4、拿鹤的城

拿鹤祖孙同名。这不仅显示他拉对父亲的文化继承,也显示他拉对儿子的盼望。经文本身似乎显示他拉的儿子拿鹤起初并没有跟随父亲前往哈兰,但后来好像又到了那里,并将哈兰更名为拿鹤。圣经还告诉我们,密迦给拿鹤生了八个儿子,拿鹤的妾流玛则给他生了四个儿子;拿鹤总共有十二个儿子(创世纪11:27,29;22:20-24)。起初拿鹤一家没有跟着他拉出走吾珥,很有可能忙着生殖。但是,拿鹤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拿鹤的儿子彼土利生了拉班和利百加,因此拿鹤是利百加的祖父,也是利亚和拉结的曾祖(创世纪24:15,24,47;29:5,16;历代志上1:34)。

这是令人感动的救恩故事。一个因为自己的罪而半途而废的家族,神仍然怜悯他们。上帝一直在哈兰等着他们启程。多年之后,神又不断差遣以利以谢和雅各来拿鹤的城,为要找回那里失丧的儿女(创世纪11:31,32;12:4;27:43;24:10,15,24,47;29:4;31:53)。亚伯兰离开父家与摩西带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这是出吾珥记与出埃及记的对照。这都是神的爱,为要将永生在基督里赐给众人。“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摩太前书2:4);“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3:9)。在他拉和拿鹤一家因为自己的软弱长期滞留在哈兰和拿鹤的时候,上帝在祂自己不变的圣约仍然在呼唤他们,并藉着一次又一次的婚礼,呼喊整个大城的居民。这的的确确是伟大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将贯穿创世纪和整卷圣经的始终。基督的未婚妻沦陷哈兰,等候拯救和迎娶。

亚伯拉罕离开父亲进入应许之地,也可以预表基督告别天父道成肉身。这场婚宴或拯救新娘的事件,决胜在十字架上。“25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26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27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以弗所书5:25-27)。阿门。

应用:既看见了,就快乐

创世纪12:1,“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对我来讲,这是一个奥秘和难题:神具体怎样向亚伯兰说话,以及亚伯兰怎样辨认这是神的声音呢?上帝对亚伯兰说的话对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都是一种挑战。这一点正如希伯来书的作者所见证的:“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希伯来书11:8)。更难以接受的是下一次上帝对亚伯兰的呼召:“1这些事以后,神要试验亚伯拉罕,就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2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创世纪22:1-2)。

在某种意义上,人也许会将这个声音视为魔鬼的声音。所以问题仍然是:亚伯兰怎样辨认这声音的确出于神呢?答案只能在基督里。正如新约圣经所说的,所有的奥秘都在基督里藏着。标准答案在约翰福音8:56,“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与我们的印象相反,亚伯拉罕是欢欢喜喜地告别本地、本族、本家的;正因为如此,“基督教文学”没有乡愁,没有扶犁后望的文学。而仅就创世纪12:1所言,亚伯拉罕藉着一个声音(אָמַר)看见了一个人(יְהֹוָה),或藉着“指示”(רָאָה)看见了一个地方(אֶרֶץ)。这四个概念同时指向基督。而这是约翰的见证,情况应该是一样的:

“12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13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14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15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16他右手拿着七星。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17我一看见,就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18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示录1:12-18)。

而希伯来书的作者有这样告诉我们:“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关于亚伯拉罕“望见基督”,希伯来书还说:

“8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9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10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11因着信,连撒拉自己,虽然过了生育的岁数,还能怀孕。因他以为那应许他的是可信的。12所以从一个仿佛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孙,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海边的沙那样无数。13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14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15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16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1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2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希伯来书11:8-16,12:1-2a)。

请注意希伯来书11章这段经文3次提到“城”,这个“城”与创世纪4章、10-11章中的“城”、特别是巴别那座“城”形成对比。亚伯拉罕不是什么信心英雄,仅仅因为他看见了,因为上帝“指示”他看见了。看见基督、望见基督和仰望基督,这不是亚伯拉罕和使徒约翰的特权;因为道成肉身和十字架,上帝将祂的儿子指给整个人类看,让我们藉着圣灵比亚伯拉罕更清晰地与主同在。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既看见了,就当离开本地、本族,本家,并且欢喜快乐。阿门。

任不寐,2017年5月11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122
上一篇 << 主日证道:在苦难中复活(彼得前书2:…      下一篇 >> 问答与回应:别的福音——教会中的…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任不寐

并且人要奉他(耶稣基督)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