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寐之夜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http://bumeizhiye.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问答与回应:蓟长樱飞——在日本上空恒久忍耐

2017-03-01 06:17:2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上川岛书简(神学评介及通信) | 浏览 8378 次 | 评论 0 条

1

zgdmdg2017-02-26 11:50:33 说: 《PBS.日本神秘帝国的回忆》共三集,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日本的福音历史。有助于我们思考福音在东方世界的处境,以及日本与霾国的区别。日本在1543年和明治维新两次向西方开门都有别于霾国。日本在传统上是一个有神论的国家,今天的天皇是第125代,他们都是天照大神的后代,乃是神人合一。没有人敢“取而代之也”。而霾国从古至今是一个罕见的无神论大国,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先谢谢郑弟兄的推荐,这组视频值得一看。上个主日讲到日本文化的方方面面,几天过去了,余音未了。我在视频中大致强调了中日文化四个方面的对比,也简要记在下面;也盼望从中引申出一些教训,用来祝福我们2017年必须忍耐等候的教会生活。

1、神道设教。印度和中国在多神论和无神论的传统中积蓄着神的愤怒,但这两方面知识到远东最远的日本文化中,才获得了精致的形式:神佛习合,本地垂迹。一方面追求肉身成道,另一方面将天朝建造在世界之上。当1453年回教势力攻破拜占庭帝国,而1517年基督教撕碎了罗马版图之后,亚欧大陆两端都兴起了一个日不落帝国(英国与日本)。这场人本主义的400年喧嚣,今天将东西方世界连接在一起。无论如何,日本是东西文明真正的切线。甲午战争以来,西朝鲜120年来的一切现代化思潮和行动,都是日本民族主义行动的模仿者。换言之,只是在日本,东方宗教信仰才获得了一种国家形式,并唯独在日本将国家建立在统一宗教的基础之上。正是因为神道国教,唯有日本是一个西方意义上的国家。没有宗教根本就没有国家。西朝鲜以及周边的世界不过就是一群灾民依靠精明、经验、强力和恐惧的临时政府。永远的临时政府。

2、天皇崇拜。只有在日本(部分包括英国),皇帝真正被视为天子。中国24史至少革命了24家天子。但迄今为止,日本125位天皇基本上见证了“万世一系”的信仰传承。这不仅意味着社会秩序在历史进程中的存续,见证了东方保守主义的传统;也意味着虚君制度的不虚,见证了信仰本身的力量。中国人其实什么都不信,“彼可取而代之矣”。一切意识形态在这个国家都是谎言和权宜之计。但是,天皇不过是假基督。当信仰缺乏救赎和爱的真理,天皇圣战注定是一场魔鬼军队的政治行动。

3、武士精神。犹太人有先知,日本人有武士。但中国什么都没有。没有贵族,没有彼岸世界的使者和使命。只有灾民和“历史之神”。武士可以代表日本精神中死亡对死亡的胜利。但这场胜利只是象征性的,正如樱花和神风,只是一场文学抒情。但是武士精神留下来两个现实的后果。第一是英雄崇拜,甚至崇拜马修-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这样的美国侵略者。但在中国没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外国的英雄,甚至没有自己的英雄。中国人因为不能胜过死亡,就没有任何令人尊敬的见证,唯一自娱自乐的项目就是苟活、夺权和搞钱。领袖和财主在国际舞台依靠“有钱了”而展开的任何表演和自卑自负,都让人汗颜无地。没有任何荣耀,只有不知羞耻和以耻为荣。第二是见证日本的英雄行动仍然不过是匹夫之勇。那两把刀从始至终只是见证了这样的真理: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或者切腹,或者被切腹。

4、名主制度。在这个条目下面可以进一步解释大名、战国、幕府等等独具日本特色的政治安排。名主制度对日本社会最大的祝福是社会自治和个人自我管理能力的塑造。在世界范围内,苏格兰爱尔兰之于英国,战国之于日本,都发挥了类似的作用。但是在中国,大一统彻底将每个人沦为奴隶和控告之子。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缺乏自我管理和自制能力的民族,但在归咎别人、钉别人肉身十字架的才华方面登峰造极。这种埃及传统深刻捆绑了教会:我来教会就是消费牧师和教会,但对“会众自治”一无所知。不仅如此,还可以对比中国的战国时代(前5世纪-前221年)与日本的战国时代(后1467-1615)。秦汉彻底粉碎了中华的一切骨头和空间,但日本是在这些基础之上直接进入现代社会的。一个只有中央没有地方,只有国家没有个人的社会,永远是一群恐惧和谎言维系的乌合之众。

日本是一个令人尊敬同时令人厌恶的民族,我也不断看见在日本的众海岛上,以及在中东广阔的沙漠地带,撒旦修筑了最为强大的工事。但是,世界之子的一些聪明,同样值得光明之子借鉴。比如德川家康就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人物。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并称“战国三杰”,但惟独在德川家康身上我震撼于一种恒久忍耐的智慧,尽管德川的忍耐是为了仇恨和罪,而基督的忍耐是为了爱和救赎。但问题是,如果基督徒连德川家康的忍耐都没有,我们就不可能胜过这个德川家康统治的世界。我们必须比德川家康更加恒久忍耐。在日本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故事。织田信长对一只小鸟说:你如果不鸣叫,我就杀了你;丰臣秀吉对这只小鸟说:你如果不鸣叫,我会逼迫你鸣叫;德川家康对这只小鸟说:你如果不鸣叫,我就耐心等候你鸣叫。德川时代的到来不是偶然的。

但是亲爱的弟兄姐妹,如果我们面对这只小鸟,我们应该说什么呢?我没有时间等候你鸣叫,但你要耐心等候我今天将该跑的路跑完。这是我们的恒久忍耐:我们在福音使命中继续等候神。2017年的福音之旅暂时搁置了,我们要等待。但我们不是等候哪一只小鸟婉转天音,而是我们有更重要的功课继续完成。在此我们需要学会德川家康的等候,因为我们有更大的异象是用教会制取代郡县制,用非政治的天国信仰取天朝政治一统的伪信仰。为此我们有时候不得不绕行旷野。“法老容百姓去的时候,非利士地的道路虽近,神却不领他们从那里走,因为神说,恐怕百姓遇见打仗后悔,就回埃及去”(出埃及记13:17)。我理解但不担心有些人会倒毙在旷野。如果因为等待而失去了起初的热心、爱心和信心,这也包含着神的美意——俄珥巴本来就不是同路人。在过去的7年时间里,诸多路口,见证如云。但那些真正要被神使用的仆人和军队,必能渡到湖的那边去。

我们将会看见,川普及其同时代的政客什么都不是,四王五王之战之后,宇宙的中心在亚伯拉罕身上:“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世纪15:6);“这样,亚伯拉罕既恒久忍耐,就得了所应许的”(希伯来书6:15)。

亲爱的弟兄姐妹,“你当默然倚靠耶和华,耐性等候他。不要因那道路通达的,和那恶谋成就的,心怀不平”(诗篇37:7);“我来的时候,为何无人等候呢?我呼唤的时候,为何无人答应呢?我的膀臂岂是缩短,不能救赎吗?我岂无拯救之力吗?看哪,我一斥责,海就干了,我使江河变为旷野。其中的鱼因无水腥臭,干渴而死”(以赛亚书50:2)。“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直到主来。看哪,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雅各书5:7);“4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5但愿赐忍耐安慰的神,叫你们彼此同心,效法基督耶稣”(罗马书15:4-5);“愿主引导你们的心,叫你们爱神并学基督的忍耐”(帖撒罗尼迦后书3:5);“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我们若不认他,他也必不认我们”(提摩太后书2:12)。“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启示录3:10);“掳掠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启示录13:10);“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神诫命,和耶稣真道的”(启示录14:12)。

2017年是等候之年。教会是一场忍耐。

2

zsy222017-02-24 15:50:27 说: 牧师平安! 想问一个关于产难的神学问题,圣经有很多地方用产难来比喻基督徒要经历的痛苦,你在有些讲章里说这是指向教会,我也认同。如果是指向教会,而基督徒就是教会,所以每个基督徒都要经历产难。而什么叫产难?在创3:16节里是说怀孕和生产过程中的痛苦,也就说是生命没有诞生前的痛苦。这样一来我们基督徒的生命就还没有出生,现在身体里基督的生命是在怀孕阶段,也就说我们还没有完成重生,而是重生的过程中,直到死里复活才是真正的重生得救。我觉得你在约16章的讲章里关于产难的那些经文是验证了这个逻辑的。

平安。谢谢您的分享。产难是一个过程,但是,得胜也是一个过程。基督徒个人如此,这让我们学习忍耐;而教会诞生尤其如此,这更鼓励我们靠真理胜过当前的困境。在我自己的天路历程中,这两方面的经历都无比真实。第一、2004年是我个人重生的产难,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苦难、灾祸和危险。但是感谢主,这一切都被胜过了。但是这场产难让我认识了什么是人,什么是自己,什么是名门正派;何为神。在那一年,我和一切埃及精英以及教会领袖彻底分道扬镳。至少对我而言,他们都葬身在我的红海里面了,再也没有上来。第二、2010-2014年是蒙特利尔华人基督教会诞生和我按牧的时间,那是我们这间教会的产难。我们遭遇了匪夷所思的拦阻和攻击以及拆毁,从他们教会到他们家庭,从改革宗到灵恩派。但这一切我们也胜过了。只是我们看见这样的事实,一间教会的诞生,必然也经历红海之战。第三、2016年到今天,更多的教会即将诞生;但是,产难如期临到;福音之旅从东亚转到西亚。然而我为此感谢神,因为这些反面见证扭转了我们一直以来势如破竹所产生的沾沾自喜;并让我们看见圣经的真实,从而更加安心我们的使命。凯撒和希律,再加上路德宗和越来越多的嫉妒徒,正在形成我们的产难。但是我们仍然相信,甚至比任何时候都相信,基督必将得胜。靠着基督,我们忍耐在这里,决不后退,而且继续向前。

3

尊敬的任牧师,平安:【那场注定的死亡事件一直睁着眼睛看着我,我在它的微笑和威胁之下。而且魔鬼愿意用这场死亡事件完成对我的毁灭,并总是将这场死亡解释为上帝对我的烈怒。这些恐惧催逼我们忘记恩典,甚至背叛神。最后的问题仍然是:今天,我们到底还相信不相信爱情。但是路德的一篇讲道释放了我:那场死亡事件已经与我无关。无论是注视别人的罪还是自己的良心,我们都无法逃离死刑恐惧,我们唯有瞩目基督的死而复活。2017年我们继续刑场上的婚礼,只是更加坦然无惧。】——[不寐之夜]《问答与回应:宗教改革500年,协同书三月开讲》……对这段文字我有太多感同身受……任牧师,若您方便的话,是否可以请你把文中提到的“但是路德的一篇讲道释放了我”,那篇路德的讲道分享给我呢。求主让这封信可以到达你那里。

平安。马丁路德这篇讲道写于1519年(Preparing to Die),可以在路德文集中找到这篇讲章。而一些路德教会的学者撰写了相关的文集(The Divine Art of Dying,2014;by Karen Speerstra and Herbert Anderson),这本书也值得一看。路德的讲章摘要如下,可见一斑:

Death looms so large and is terrifying because our foolish and fainthearted nature has etched its image too vividly within itself and constantly fixes its gaze on it. Moreover, the devil presses man to look closely at the gruesome mien and image of death to add to his worry, timidity, and despair. Indeed, he conjures up before man’s eyes all the kinds of sudden and terrible death ever seen, heard, or read by man. And then he also slyly suggests the wrath of God with which he [the devil] in days past now and then tormented and destroyed sinners. In that way he fills our foolish human nature with the dread of death while cultivating a love and concern for life, so that burdened with such thoughts man forgets God, flees and abhors death, and thus, in the end, is and remains disobedient to God.

We should familiarize ourselves with death during our lifetime, inviting death into our presence when it is still at a distance and not on the move. At the time of dying, however, this is hazardous and useless, for then death looms large of its own accord. In that hour we must put the thought of death out of mind and refuse to see it, as we shall hear. The power and might of death are rooted in the fearfulness of our nature and in our untimely and undue viewing and contemplating of it. …

You must not look at sin in sinners, or in your conscience, or in those who abide in sin to the end and are damned. If you do, you will surely follow them and also be overcome. You must turn your thoughts away from that and look at sin only within the picture of grace. Engrave that picture in yourself with all your power and keep it before your eyes. The picture of grace is nothing else but that of Christ on the cross and of all his dear saints.

How is that to be understood? Grace and mercy are there where Christ on the cross takes your sin from you, bears it for you, and destroys it. To believe this firmly, to keep it before your eyes and not to doubt it, means to view the picture of Christ and to engrave it in yourself. Likewise, all the saints who suffer and die in Christ also bear your sins and suffer and labor for you, as we find it written, “Bear one another’s burdens and thus fulfil the command of Christ” [Gal. 6:2]. Christ himself exclaims in Matthew 11 [:28], “Come to me, all who labor and are heavy-laden, and I will help you.” In this way you may view your sins in safety without tormenting your conscience. Here sins are never sins, for here they are overcome and swallowed up in Christ. He takes your death upon himself and strangles it so that it may not harm you, if you believe that he does it for you and see your death in him and not in yourself. Likewise, he also takes your sins upon himself and overcomes them with his righteousness out of sheer mercy, and if you believe that, your sins will never work you harm. In that way Christ, the picture of life and of grace over against the picture of death and sin, is our consolation. Paul states that in I Corinthians 15 [:57], “Thanks and praise be to God, who through Christ gives us the victory over sin and death.” …

So then, gaze at the heavenly picture of Christ, who descended into hell [I Pet. 3:19] for your sake and was forsaken by God as one eternally damned when he spoke the words on the cross, “Eli, Eli, lama sabachthani!” — “My God, my God, why hast thou forsaken me?” [Matt. 27:46]. In that picture your hell is defeated and your uncertain election is made sure. If you concern yourself solely with that and believe that it was done for you, you will surely be preserved in this same faith. Never, therefore, let this be erased from your vision. Seek yourself only in Christ and not in yourself and you will find yourself in him eternally.

【Excerpted from Martin Luther, Luther’s Works, Vol. 42: Devotional Writings I, ed. Jaroslav Jan Pelikan, Hilton C. Oswald and Helmut T. Lehmann, Vol. 42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99), 99-115】

4

夏季梨子[河北省石家庄市网友] 请问任牧有没有打算在石家庄建教会呢?

平安。石家庄或石家庄周边地区有一些路德教会的信徒。这些年来,用教会制拯救郡县制,不断是我的一个异象;但这个宗教理想与政治理想无关。也请您耐心等候,并且在学习真道的过程中等候、祈祷。特别与诸位分享的是,一间教会、特别是牧者,如果真理根基不牢固,“提前建立”有百害无一利。3年来我的一个特别经验是:除了务要传道,还有一点就是勿要看人。我们自己的教会今天如此风生水起,蒸蒸日上,就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洁净:看人的人都离开了,看神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只有看人的人离开了,真正的基督徒才能在教会中看见神。而且我也不断反省利未记中关于污秽和洁净的教导,我理解一切的淫乱和大麻风病以及不洁净的动物,都可以指向罪人看罪人(人论断人)这个基本事实。人是脏的,人看人都比自己更脏;脏人看人脏这个行动或过程本身更脏,让上帝呕吐。但这种令神作呕的的文化是教会的主流文化,是世界的普世价值。因此,先出埃及,再建立会幕。

5

遇罗锦:此文(只是当时已惘然——《晚霞消失的时候》与红卫兵往事,作者王斌)是章立凡放在信里发给我的。以下那个最长的链接,就是此文的链接。因我怕打开链接,所以希望立凡能全文拷贝发给我。他很费心地全文拷贝了。最下面的长链接也还在。一想,也许有些朋友还没读过,或许,你们愿意看看此文?

平安。中国知识分子一直把政治(以及政治文学)变成了宗教,并在这些伪宗教激情中发泄一些爱情的白日梦,构成了远东整个天空。只有中国人,把生存、权力和钱财上升为宗教。我目睹了很多反基督教信仰的公共知识分子,这些愚昧人忘记了,他们不过是侍奉政治这种宗教而已。当然那些反驳他们的“基督徒”不过五十步一百步,政治同样是他们的救主。至于那些对文革反省的人至少客观上可能忘记了,今天的你们仍在文革中,而红卫兵全面成功夺权,并且比胡某东更成功地消灭了信仰和勇敢。文革毁灭灵魂,今天将剩余的灵魂毁灭之后,又毁灭了一切生存空间:自然与心灵,国内与海外,社会与网络。面对第三帝国谈论中世界的黑暗,这是一种精明,也是一种罪恶。罪人继续像神意淫审判罪人,脏远流长,脏而复始。

2017年2月26日我用马可福音1:9-11在“基要真理课程”上讲洗礼的事,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论题:“9那时,耶稣从加利利的拿撒勒来,在约但河里受了约翰的洗。10他从水里一上来,就看见天裂开了,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11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我们需要一场洗礼的洁净。洗礼如此重要,所以马可福音第一章和第十六章首尾呼应的都是洗礼的真理。而马可福音1:9-11让我们看见洗礼的三大理由或三种洁净。第一、“他从水里一上来,就看见天裂开了”;洗礼从这走投无路的罪人世界为我们开辟了一片天空,人带给人的窒息被终结,天开了。第二、“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我们重新成为有灵的活人,而不再是吃人的妖魔,或猎食的高等动物。第三、“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新造的人从此听见了圣道,并活在真理所引导的爱与自由之中。

不仅如此,这场洗礼之后有四个重要的神迹。第一、驱赶会堂里面的污鬼(马可福音1:23-28)。第二、医治家庭里面的热病(马可福音1:29-31)。第三、驱赶世界里面的各种污鬼(马可福音1:32-39)。第四、医治世界里的大麻风病人(马可福音1:32-39);你可以向上追溯米利暗的大麻风病是怎样得的(民数记12)。这个人间就是由这四种污秽之灵统治的。正因为如此,教会建立也要驱赶这四种人妖:“15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万民原文作凡受造的)16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17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18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马可福音16:15-18)。这是马可福音。

这当然需要教会面对世界存在的勇气,真理和爱的勇气。只是这是信仰的勇气,不是武士精神,而是使徒见证。基督徒拥有的心不仅仅是“勇敢的心”(Braveheart,1995)。我不在乎那部电影是否有历史学上的瑕疵,但罗伯特·布鲁斯(Robert the Bruce / Robert Bruce)那个“蜘蛛结网故事”不应该遗漏;他从中所领受的“勇敢的心”,显然比威廉姆-华莱士(William Wallace)更接近圣经。华莱士只是苏格兰的武士。中国的悲剧是,在“我们这儿”,就连华莱士的勇敢的心也被彻底消灭了。祖国消灭了勇敢和野生动物。在这里只剩下代表亚洲和反省文革那种勇敢;只剩下不怕上帝只怕人的刷新底线的勇敢。教会在于重建人类勇敢的心。

但“勇敢的心”不完全是勇敢的心。众所周知“勇敢的心”里有两句脍炙人口的名言,这些话实际上是现代西方社会在世俗化之后的大地上宁录的叫嚣而已。无神论政治精英无论怎样迷恋制度文化和经济理性,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解决动力机制的问题;或者他们从来都知道有一个不可逾越的动机难题:谁先起来不顾死亡地推翻暴政并完全顺服新政。事实上改革的根本动机和忠诚,一定来自理性盘算之外。说穿了就是牺牲精神,那种毫无道理的勇敢只能根植于信仰。华莱士的两句名言试图解决这个难题,但是他的口号完全是捕风捉影的空话。第一句:Everybody dies, not everybody lives;“每个人都会死,但不是每个人都曾活过”。这话可以用来批判东方苟活主义,但不可能拥有救赎的力量。真理是:每个人都会复活,但不是每个人都是为基督而死。第二句:他们(英国人)可以夺去我们的生命,但不能夺去我们的自由”。然而主耶稣说,他们不能夺去我们的生命,也不能夺去我们的自由;所以不要怕他们!(马太福音10:28-42)

我宁愿感动影片之中另外一些对白。I will love you my whole life,you and no other;我要用我的一生来爱你,而且惟独爱你,没有别人。And I you, you and no other, forever;我也一生爱你,而且惟独爱你,没有别人,直到永远。我有两个理由喜欢“勇敢的心”。第一、华莱士是失败的英雄,霾国从来没有这样的英雄,只是以成败论英雄。第二、这位英雄起来革命最初的动机根本不是为了民族和国家,而是为了女人。霾国嗤笑冲冠一怒为红颜,鼓吹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我认为所有把江山看得重于爱人的男人和民族都是魔鬼之子。感谢上帝,我所信的主耶稣基督,就是把万国的荣华看得如同粪土,却把自己“心爱的女人”看得重于泰山的神:“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5:25)。只有圣经会记载雅各为拉结服苦役14年的事迹,但中国小说只是讴歌应该怎样把妻子做成中餐,孝敬父母和刘备。魔鬼同样把家国天下指给耶稣,但耶稣让鬼见鬼去了(马太福音4:8-10)。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如果不是谎言,就是一种病。只有爱妻主义的勇敢才是真实的勇敢。这世界的勇敢最恶俗的地方就是假。伪勇敢没有真实的目的和理由,更没有诚实的见证。面对政治和人类捍卫初夜权,华莱士只能和Murron秘密结婚。这是第一场勇敢,真实而坚定。但实际上这场婚礼并非秘密,而是在上帝面前,在一位神父前面举行的伊甸仪式。我深爱着苏格兰那朵美丽的国花,我几乎每天都能想起它。我一生去过很多美丽的地方,但都没有蓟花(Thistle)之美。当小华莱士在父亲墓地断魂失魄的时候,小Murron将一朵蓟花献给了他。那是一枚勋章,是授予苏格兰骑士的一种勋章,也是英国国王才能授予的蓟花勋章:Nemo me impune lacessit。在希腊神话里,大地女神对多才多艺的克利斯心生爱慕,一心想找机会向这位能吟诗作曲、又是狩猎高手的牧羊人诉说情意,哪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饱尝单恋的悲痛之余,将自己化作蓟花来表示“心如针刺”之苦。

但我震撼于这样的传说:圣母玛利亚将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钉子取下来后,埋在地下长出来的植物。

亲爱的弟兄姐妹,2017年2月20日,我又看见了大雁横过云空,又一次的冬去春来。我也远远看见,一个蓟花开放的季节正在到来,那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勇敢和爱情。我愿意在十字架的真理里面,重新解释这些传说:凯撒大帝为了帮助战争中发生疾病的部队,求助于天神。天神派遣天使向凯撒说:“箭射到之处所长的草,都可以采下来给士兵吃。”凯撒顺从,军队痊愈。蓟花也是雷神德鲁所喜爱的植物,他不仅喜欢此花,更保护配戴此花的人,所以蓟花也叫“避雷草”或“雷草”。东欧乡间的农家就常在门口种植蓟,或在谷仓的天井悬挂此植物来回避恶魔。蓟花也是《大英百科全书》的标志。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旗帜的四朵花之一就是蓟花……春天的花会开,震动苏格兰和富士山;看蓟花披血,信真爱无敌。

任不寐,2017年3月1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122
上一篇 << 主日证道:登山变相,在向死而生(太17…      下一篇 >> 本站特稿:2017年3月20日蒙特利尔…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任不寐

并且人要奉他(耶稣基督)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